酒米

他的眼里有星星✨

彼得帕克的青春恋爱日记

贱虫/RR贱&荷兰虫/小荷兰倒追/小甜饼

今天看了RR的新电影超开心!!!RR帅的我简直想给他当闺女!!!
一激动就码多了所以就两篇合一起了,下次更大概会在下周末吧?(我尽量)
话说他们进展的是不是太快了点,好怕我几章就写完了啊wwwwwww

Day2&3
今天是周末。
彼得一大早就接到了唐尼史塔克的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透着一丝焦虑,话里话外都表示想要彼得尽快去见他。彼得慌张地把紧身衣穿在了套头卫衣里,和他亲爱的梅婶道别后就走捷径---荡着蛛丝赶往了复仇者大厦。
“Happy,发生什么事了吗?”
“史塔克先生会和你说明的。”名叫Happy的胖男人一手举着一盒甜甜圈一手托着档案夹,“你知道的,你有mission了。”
Mission!彼得的眼睛在一瞬间变得闪亮起来,他在心底无声地欢呼,激动得握紧拳头就差做个后空翻了。
“Kid,史塔克先生应该更想见到你稳重点的样子。”
“抱歉Happy,”彼得吐了下舌头接过Happy手中的甜甜圈,“你去忙吧,这个我拿给史塔克先生就好啦。”
“好吧,祝你好运,kid。”
发型,OK。衣着,OK。精神状态,OK。彼得深吸一口气,最后整理了一下领子小心翼翼地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一股无形的压力向彼得铺天盖地地袭来,彼得吓得咽了口口水,战战兢兢地看着房间正中央一脸怒气的唐尼史塔克。彼得承认史塔克看上去精神状态一点都不好,他本来可是个举手投足都透着自信与素养的完美男人呢(至少彼得是这么觉得的)。史塔克突然抬起眼睛望着彼得,充满红血丝的双眼藏着巨大的愤怒与暴躁。
“那是甜甜圈吗?”
“哦是的史塔克先生,”彼得如梦初醒般迈着小碎步跑到了史塔克身边,“您最喜欢的味道,尝一个吗?”
“吃,怎么能不吃呢!”史塔克抓起一个甜甜圈两下就把它塞进嘴里,“Kid,你知道死侍那个混球吗?”
彼得的心咯噔一跳,冒着热气的脸开始越变越红:“怎怎怎怎怎怎么会认识呢史塔克先生,我从来都没听过这个名字!”
此时正处于愤怒节点的史塔克并没注意到彼得奇怪的反应,他气急败坏地把手上沾到的糖抹在价值昂贵的西装上,恼火地揉着太阳穴倒进了沙发里:
“你知道那个脑残做了什么吗?”史塔克从牙缝里一个个挤出来这些字,“他把我最喜欢的跑车漆成了粉红色,还在上面贴满了Hello Kitty的贴纸。”
彼得差点没忍住笑出来,却在看到史塔克飞来的一记眼刀后乖乖收敛了表情。
“听清楚了彼得,我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史塔克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抓住了彼得的肩,“我要你把死侍抓过来。”
“啊?”
“我要你把他抓过来,然后用蛛丝把他挂在复仇者大厦的最顶端晒成肉干,”史塔克气得把牙咬地咯吱直响,“那个老不死的牛油果烂鸡蛋......”
“可是,史塔克先生,您不是希望我只做个友好的邻居蜘蛛侠么?”彼得坚决不能容忍史塔克对死侍做出这么非人类的举动,“而且这样真的太残忍了!”
史塔克不敢相信彼得居然在帮死侍说好话,他烦躁地把手插进发间,发出一声叹息后转过身不再面对彼得。
“彼得你变了,”史塔克的声音听起来委屈极了,“你原来很听我话的。”
天!装可怜的史塔克先生!
彼得在心里不停地哀嚎,史塔克转过身,一双红红的眼睛感觉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好吧好吧史塔克先生,”彼得先做出了让步,“我会把他带来的,但您得保证不伤害他。”
“我会考虑的,”史塔克马上恢复了原来的神态,“我会叫Happy把死侍的所有私人信息都发给你,现在就去做吧。”
“......是的史塔克先生。”
彼得再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死侍的安全屋里了,死侍并不在家,屋子里昏暗地什么都看不清。彼得好不容易寻到了开关,他得承认,他第一眼见到这个房间的时候的吃惊程度不亚于他第一次见到蜘蛛这种生物。
这地方闻起来简直像垃圾堆里的垃圾堆。地上铺着的廉价地毯、翻开的或没翻开的色情杂志、被打开包装甚至用过的避孕套、冰箱里成堆的过期食物,老天,彼得可不想知道这儿的主人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彼得环顾了一下四周,挠了挠头准备在屋子的主人回来之前收拾一下这个地方,他可不想走着走着踩到什么恶心的东西然后摔到另一堆恶心的东西里面。彼得没有找到清洁用具,最后只好在沙发上成堆的衣服里找了一件相对旧点的临时用下。
收拾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彼得想应该回家了,却因为没有见到死侍而感到不甘。毕竟史塔克先生给的命令是尽快把死侍带去见他,于是彼得在做了很长的思想斗争(其实也就是几秒)后还是给梅婶发了个他会在朋友家住的消息。这是他第一次对梅婶说谎,说实话,彼得觉得真是愧疚极了。
墙上的钟滴答响着,彼得感到了一丝困意便依偎在了沙发里。沙发上有浓厚的硝烟味道,彼得想到了死侍,意识越来越昏沉最终沉沉地睡了过去。
死侍一到家就闻到了陌生的气味,他很有自知之明的清楚自己身上可不会散发出这种甜甜的奶香味。长期以来的戒备心让他绷紧了神经,他把枪拿在手里,却在看到沙发上熟睡的彼得后气得忍不住把房顶给掀了。
怎么又是这个小混蛋?
“喂蜘蛛侠!”死侍粗暴地把彼得从沙发上拽了起来,“你他妈的在我家干嘛?”
“死侍?”彼得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看到死侍近在咫尺的脸又缩回了沙发里,“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还没回答哥的问题呢,你在哥家里干嘛?”死侍看了一眼四周干净的地板,“你他妈还用哥的衣服把哥的光荣事迹全清除了,你最好赶快给哥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史塔克先生让我来找你的。”
死侍沉默了。也就是一秒的停顿,他举起手在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
“不!”彼得绝望地冲过去把死侍倒下的身子搂在了怀里,“不不不不不......”
血浸透了死侍的面具,彼得把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颤抖的手难过地摸着死侍面具上烧焦的弹痕。他不受控制地哭了起来,豆大的泪珠吧嗒吧嗒地掉在死侍的脸上。
“Oh god......”死侍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到彼得哭得抽抽嗒嗒地像个小孩儿,“你哭什么?”
“啊!”彼得吓得把死侍推开,“你为什么没死?”
“很厉害吧,哥的能力就是超强的再生加永生,但哥刚刚真的是想死了,哥宁愿自己没有这种狗屁超能力......”死侍感觉自己的脑袋还晕晕的,“就算我现在不死等铁罐看见我肯定也会折磨死......Ouch!”
彼得一拳就挥在了死侍的脸上,死侍吃痛地揉了一下鼻子,这小家伙的劲居然出奇的大。
“你以后不准再这样了!”彼得难过地抽着鼻子,“我真的以为你死了!”
死侍骂骂咧咧地起身想一枪解决了这个烦人的小东西,却在看到彼得摘下面具的脸愣在原地。彼得的脸因为气愤整个都是红扑扑的,眼睛也因为刚刚哭过肿得像只小兔子。死侍注意到彼得生气的时候脸会鼓起来,就像里面藏了一只时刻都想跳出来的青蛙。
(他真好看)
【他真好看】
“你真好看。”
Shit!死侍在心里骂了一句,他有时候真的很想打爆自己的脑子然后把里面乱说话的两个声音给扔出来。彼得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湿漉漉的眼睛无辜得特别像一种小动物。
哦对了,大概是小鹿,死侍想。
“咳我是说你别哭了,快把面具戴上吧。我可不想看一个未成年因为我哭,搞得我怪混蛋的,虽然我本来就是个混蛋。”
“那你得跟我保证你以后不会这样了!”
“哦我的老天爷!”死侍无奈地把双手举起来配合着发了个誓,“我保证,好吗?For god's sake ,你强势得就像个五十多岁天天逼婚的老寡妇!”
彼得还没从刚刚的情绪里走出来,他抽噎着就打起了嗝,过了一会儿好像是想起了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又哭了起来。死侍坐立不安地在狭小的空间里踱来踱去,他可没有安慰别人的经历。他往往是先给自己一枪,要是对方还没停下来就给对方一枪。但奇怪的是死侍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想杀死这个小家伙,而且反而有种想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
(你疯了)
我本来就不正常。
【哦天,别告诉我你对一个才见两次面的小屁孩发情了】
我去你妈的,哥只是想让他停下,哥的头都快炸了。
(抱抱他)
【把他的嘴缝起来】
......你们都他妈能闭嘴吗?
“我的老天爷,你能不能别哭了?”
“我......我还是难受......”
彼得刚说完就感觉自己被拉入了一个厚实的怀抱里。血腥味和硝烟味把彼得包围了起来,彼得停止了哭泣,一起停止的还有他的大脑和心率。一只手在他的背上拍了几下,彼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佛置身于天堂。
“上帝保佑你终于停下了。”死侍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给怀里的小东西哭裂了,“你也得跟我保证以后不许再哭了,不然哥终有一天会心脏病发猝死。”
彼得咯咯地笑了起来,热呼呼的气喷在死侍的脖子上。死侍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彼得毛茸茸的头就趁机窝到了死侍的怀里。
“抱完了没?”死侍在彼得窝在他怀里的时候感觉一股电流从他的脚底一路窜上了他的脑内神经,“你再抱下起哥就要跟你收费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哥的拥抱的。”
“额对不起,”彼得害羞地松开胳膊,亮晶晶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死侍的面具,“对了我还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呢,你都看见我的了,公平起见你也得给我看你的。”
“Jesus Christ!”死侍慌张地抓紧面具,“你个小谈判家,不许你打我面具的主意!想都别想!”
“这不公平!”彼得抓住死侍的手和他抢着面具,“你都看见我的脸了!”
“相信哥你不会想看到的,除非你是个恐怖片爱好者。”
“我就要看!”彼得不满地撅起嘴,“我又不会笑你!”
在一片抢夺中彼得扯下了死侍的面具,一块块狰狞的皮肤露了出来,深邃的褐色眼睛此时正窘迫地看着彼得。彼得僵在了原地,死侍一把抢回面具,爆出一句粗口后风风火火地冲进了厨房。
(我想你吓到他了)
【就你那张脸想不吓到人都难啊】
死侍从冰箱里拿出了三个墨西哥卷一股脑塞进了微波炉里,他见这种惊讶的表情见多了,只是在他出现在这个小家伙的脸上时他第一次希望自己的脸不是这样。
“你还好吗?”彼得软软的声音飘到了死侍耳朵里,“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脸......对不起。”
死侍没有回答,微波炉叮地响了一声,热腾腾的墨西哥卷此时正滋滋地冒着香气。
“来个墨西哥卷吗?这可是哥的最爱,哥恨不得整个世界都是墨西哥卷做的,哦对,还有草莓冰激淋。”
“我觉得你的脸很帅。”彼得打断死侍笑了起来露出两个小虎牙,“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可以不用戴面具,我觉得你脸上那些疤超酷的!”
(他简直是天使!)
【现在的青少年是不是都瞎了啊?】
彼得拿起一个墨西哥卷咬了一口,却被烫到舌头只好张着嘴看着死侍傻笑。死侍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好像在放烟花,又好像是彻底死机了。
“Wade Wilson,”
“Wade Winston Wilson。你叫什么?”
(老哥你认真的吗?真名?)
【卧槽你的职业道德呢?别忘了他可是那个铁罐的人!】
“Peter Parker,”彼得艰难的把那口墨西哥卷咽了下去,“Peter Benjamin Parker,很高兴认识你,韦德。还有,你的墨西哥卷饼很好吃。”
(我没听错吧?他刚刚夸你说你做的卷饼好吃?)
【这男孩一定是脑子不正常】
“都他妈的闭嘴!”
空气瞬间静了下来。彼得的嘴里还含着卷饼,韦德懊恼地恨不得再给自己一枪,但他在想起了和彼得约定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抱歉Petey,你知道我是个疯子,一个经常说胡话的精神病患者。哦我能叫你Petey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叫我Wadey或者亲亲Wade或者亲爱的。等等,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亲爱的?”
(你疯了)
【你疯了】
我他妈也觉得我疯了。
彼得害羞的低下了头,只有两只红红的耳朵从头发里冒出来:“是的Wade你说了,我觉得Wade就很好。”
他们两人都没有再说话,直到彼得的电话突然响起这场寂静才被打破。屏幕上梅婶的头像闪烁着,彼得有些慌张地戴上面具跑向窗户,跟韦德挥了挥手就消失在了韦德的安全屋里。
屋子里只有韦德一人还冲着窗户的方向挥着手。
(你真是够了)
【我觉得你需要去酒吧冷静一下】
彼得感觉这简直是他人生中度过的最完美的一天,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没有在和死侍共处一室的时候因为激动而昏倒在地上。彼得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美滋滋地回味了一会儿今天和韦德在一起的每分每秒后才想起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他忘了带韦德去见史塔克先生了。
Dear Diary
今天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我知道了他的名字 PS.Wade Winston Willson、他超酷的长相和迷人的眼睛、他喜欢吃墨西哥卷还有他似乎是一个人住。哦对我们今天还交换了一个拥抱!他的身材真的好好!真希望明天也能见到他,我也经迫不及待想听到他的声音了!

距离彼得帕克成功攻略死侍还有 大概快了吧 天

评论(8)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