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米

他的眼里有星星✨

彼得帕克的青春恋爱日记

贱虫/RR贱&荷兰虫/小荷兰倒追/小甜饼/中长篇

我来更新啦 抱歉晚了这么多天 毕竟撸肉消耗了我好多好多精力

这段时间大家来点清淡的换换口味吧


Day 6
下课铃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教室里传出同学们此起彼伏地叹息声,而站在讲台上长得凶狠的老师并没有太在意地板着脸把每个人的试卷都收好然后布置了一大堆作业。彼得有些困倦地伸了个懒腰,他昨天可是为了这场西班牙语考试一直复习到午夜呢。
“所以呢,你和死侍的交友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奈德八卦地撞了一下彼得的肩膀,并且在彼得的手里塞了一颗泡泡糖,“你们成为好朋友了吗?”
“应该算是吧,”彼得若有所思地点了一下头,“最起码他没有抗拒跟我相处,这已经让我很开心啦。”
“这太酷了伙计!”奈德兴奋地大喊,“你可是第一个和死侍做朋友的复联成员!”
“哦天奈德,你小声点!”彼得在注意到同学们投来的异样目光后慌张地拉着奈德往教室外走,“我们说好这事儿要保密的!”
“可是这真的很令人激动不是吗,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下!去吃一个街区外新开的那家墨西哥餐厅怎么样?我听MJ说那儿生意可好了!”
彼得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今天他没有计划和韦德见面,史塔克先生也没有打电话跟他哭诉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夜巡可以吃完饭再做,作业什么的夜巡之后再写也不是不可以。彼得想他也许真的应该好好利用这段闲下来的时间放松一下,他必须得说,最近学习上的压力确实耗费了他不少精力。
“好不好彼得好兄弟,求你了?而且你知道吗,那家店有个开店活动,情侣去吃还可以打半价呢!”
“可是我们又不是情侣,就算我陪你去吃也打不了折啊?”
“我们装一下就好啦,只要进门的时候搂着对方肯定就不会被发现的。”
彼得想象到那个场景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他看见奈德期待的表情又不好意思泼他冷水,只好点头默许了这个可怕的决定。奈德欢呼着搂住彼得的肩,两人就这么走走逛逛一路晃到了那家墨西哥餐厅。
这家餐厅装修得还算精致,富有浓厚墨西哥风格的装潢加上一阵阵飘出来的辣酱香味也非常吸引人。彼得瞟到了边上写着情侣半价的粉红色牌子,心虚地往后退了几步却被奈德发现拽了回来。奈德推开了餐厅的门,一个留着小胡子的男人端着一盘生菜沙拉小跑到他们面前朝他们行了一个见面礼:
“日安小伙子们,请问就你们两位用餐吗?”
“是的,你们现在还有情侣半价那个活动吗?”
“当然当然,”小胡子男人有些惊讶地长大了嘴,“两位客人,你们是couple吗?”
彼得在内心呐喊着不是,奈德却揽着彼得的腰郑重地点了点头。男人了然于心地大笑了几声,冲他们两个人说了一句How cute就给他们等号牌叫他们等位了。奈德冲彼得露出一个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的自信笑容,弄得彼得只好尴尬地咧了一下嘴角掏出西语书来缓解一下气氛。
“哦看看谁来了!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不伙计,老布鲁斯,今天的辣酱要特特特辣的,哥真想死在你做的墨西哥卷饼里。”
来人推门的巨大声响吸引了彼得的注意,彼得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开心地一跃而起攀上了那人的肩膀:
“韦德!你怎么也在这儿?”
韦德正想着到底是哪家的屁孩这么讨人厌,但在闻到一股他无比熟悉的清爽味道后就下意识地弯下腰以免背上笑得灿烂的男孩摔在地上。奈德并不清楚这演的到底是哪一出,他有些疑惑地走到了彼得身后,看见韦德布满疤痕的脸时赶忙把傻呵呵乐着的彼得从韦德身上拽了下来。
“你是什么人?”奈德一手把彼得护在身后一手挡着韦德,“你不会是什么儿童拐卖犯吧?说,你是用了什么手段把彼得骗走的?”
“不奈德,你误会了,他是......”
“韦德,你的卷饼,老主顾总是值得最完美最迅速的服务,”布鲁斯拍了一下韦德的肩,顺便咂着小胡子笑看了奈德和彼得一眼,“你认识这两位小伙子?他们可是couple呢,年轻的爱情真是美妙!”
“Couple?”韦德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听起来酸酸的,“这组合可真奇妙,就像是......额......Hello Kitty和葛斯*搞在一起了?”
【什么情况,你是还不如这个老妈子小史塔克吗?】
(只不过胖些)
“等等,你叫什么?韦德?”
“嗯哼?”
【小蜘蛛是不是瞎?怎么看上这种人?】
(而且他耳朵还不好使)
奈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摆出一个惊恐的口型看向彼得,而彼得只是捂着眼睛冲他点了点头。奈德在原地征住了,他看看韦德再看看彼得,用力拥抱了一下彼得就离开餐厅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他居然亲眼见到了死侍!他的脸真的和传闻一样坑坑洼洼的!奈德出了餐厅还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他回头望了一眼餐厅的方向,壮烈地掏出手机给彼得发了一条短息。
“给彼得:
咱们下次再约吧,希望你和死侍能有更亲密的接触。别谢我,是好兄弟就应该知道替对方两肋插刀,这是我小学就学到的道理。顺带一提,你介意跟我要张死侍的签名照吗,那样一定会很酷!
你的好兄弟奈德”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好兄弟,奈德捶了一下自己的胸膛,接下来就只能看你自己了。
彼得的手机叮铃铃地响了几声,彼得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奈德的信息后就无奈地摇摇头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彼得灰溜溜地跟在韦德身后,手上还拿着一个布鲁斯招待的好友特制超大分量墨西哥卷。韦德在他前面挎着大步没有等他的意思,嘴里依哩哇啦地也不知道在讲些什么东西。天空在这个时段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彼得加快脚步走到韦德身边,举起墨西哥卷饼试探地往韦德嘴边递了递:
“韦德,你想尝一口我的吗?”
韦德停下来看了彼得一眼,毫不客气地咬了一大口卷饼之后就继续自顾自地走了起来。微凉的风激得韦德打了个哆嗦,他搓了搓手,然后就听见身后男孩压抑着的一声喷嚏。韦德挠了挠头,藏在兜帽衫下的脸变了几个表情之后最终停留在了妥协。他把兜帽衫脱了下来,大力把男孩护在怀里后看似粗鲁但其实轻柔地把男孩裹成了一个粽子。
男孩突然就笑了,像夕阳的余晖一样闪耀的眼睛好像在发光。
“我还以为你生气不理我了呢。”彼得把半张脸都藏在韦德的兜帽衫里嗅着韦德的气味,“你刚刚看起来可生气了。”
“嘿哥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好吗?谁会小孩子气地乱发脾气?”
但实际上韦德真的不高兴了,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高兴什么。也许是因为彼得和一个长得像唐老鸭的小胖子出来吃饭,而且那个小胖子还说他们是情侣;也许是因为彼得今天刚好穿了他最讨厌的颜色,没错你猜对了,就是棕色;也许是因为他接下来要离开纽约一个月出一个任务,而这意味着他有一个月都不能见到彼得。
反正不管是哪件事,都让今天的韦德威尔逊该死的不高兴。
“别生气了,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彼得把书包背在身前拿出制服,“但在这之前你先陪我夜巡好吗?”
“哥今天可没穿制服出来。”
“嗯......”彼得正在陪韦德散心和纽约的和平之间摇摆不定,他咬了咬牙,藏到一个垃圾桶后面把制服换好后跳到韦德面前示意韦德趴在他身上,“来吧韦德,我先把你送到那里,等夜巡结束我就去找你。”
“哦不不不小蜘蛛,你是在开玩笑吧?”韦德看了一眼彼得在紧身衣下越发显得娇小的身板,“哥可不想把你压死,哥重得就像个两百斤的炸弹。”
“我可是有蜘蛛力量的,快上来,不然你从这儿走到皇后区可要一段时间呢。”
韦德心里想着既然彼得这么坚持那不背白不背,况且被蜘蛛侠背着看纽约风景肯定可招人羡慕了。韦德刚把一条腿跨上彼得的腰,彼得就射出一根蛛丝腾空而起飞上了天。韦德的尖叫还没喊出口,一句哥还有一条腿没上就全被呼呼的风声全都吞没了。彼得尽情地在大楼间穿梭着,等到达目的地时他才想起他背上还有一个韦德。
“韦德,抱歉、额、你还好吗?”
彼得看着韦德一脸仿佛要把晚饭全都吐出来的表情,慌忙上前担心地顺了顺韦德的背。韦德冲彼得摆了摆手示意他没事,他直起了腰,憋着的一口气终于呼了出来。
当蜘蛛侠怪不容易的,哥还是当好死侍吧,韦德忍住反胃感这么想着。
“那韦德我先走啦,如果没什么事件发生我一个小时就能回来,就麻烦你等我一下喽。”说完彼得就跳下了楼,最后的一声道别都淹没在风中,“我真的很快就回来!你千万别走啊啊啊啊啊啊......”
韦德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随后又想起他还在生彼得的气就板起了脸。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都是差不多高的楼,视野也不怎么好。韦德完全摸不清头绪,他想不到任何彼得把这块地当宝贝的理由。他就近找了个栏杆坐了下来,无聊地看着天空数起了星星。
【你可真无聊,我们回家算了】
(可是小蜘蛛叫我们在这儿等他的)
【可他很有可能就不回来找咱们了,你知道的,像每一个浪漫电影的狗血结局一样】
(小蜘蛛肯定会回来的,他说到做到)
你们两个别吵了,让我安静地待一会儿。
【嗯哼,那你准备等会儿就和他说你出任务的事?】
(我觉得要早点告诉他)
【其实不告诉也没关系吧,你们又不是朋友,他干嘛非得知道你在哪儿?】
说得对,那我还是别和他说了。
(嘿,你明明说要和小蜘蛛做朋友的!既然这样就别瞒着他!)
韦德烦躁地躺在地上,地板冰凉的温度让他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失神。
彼得对他来说到底是什么呢?
他说不太清楚他和彼得呆在一起的感觉,这有点像小孩子看到冰激淋时侯,有一种想去触碰但是又怕一碰到就会上瘾然后再也离不开他。韦德很自信地称自己为情场老手,但他实际上根本没谈过几次恋爱,而且那几场恋爱的结局也都不太好。那似乎都不能称之为恋爱,用韦德的话来说,那就是几场由经济条件支撑起来的肉体关系。
可是彼得不一样,他像个调皮的小兽自顾自地闯进韦德的心里,在里面找了一大片位置后占据了韦德的整颗心,因为那里曾经空荡的什么都没有。他难受的时候韦德就觉得心脏像掉了一块地揪着疼,他高兴的时候韦德就觉得全世界的阳光都一丝不漏地流进了他的心里。这种感觉让韦德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他觉得自己一直残缺的部分被彼得填上了,就像一块破布上的补丁,即使看起来还是那么破旧不堪,但最起码它现在完整了。
“韦德韦德韦德,我回来啦!”
男孩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韦德支起身子刚准备起身,彼得就荡着蛛丝一个重心不稳掉进了韦德怀里。韦德生怕男孩掉在地上用力收紧了手臂,力气大得把男孩的身子压得都要嵌在他的身上。
“这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没接住你,你可能就直接摔在地上了,可不是每天都有Superman飞来飞去地接从天上往下掉的人!”
“对不起嘛......”彼得在韦德的怀里不自在的扭动了几下,韦德的体温高的吓人,彼得把头埋在韦德的肩头用头发去蹭韦德的颈窝,“反正你肯定会接住我嘛。”
韦德一时被噎得说不出话,他把彼得放在了地上,一手撑着腰看着彼得冒着汗的脸:“所以你到底想给我看什么?”
“啊你跟我来。”
彼得小跑着到了楼顶的边缘,捣鼓了半天后从下面抽上来了一条固定在楼边上的铁梯。彼得冲韦德挥挥手示意他跟上,韦德摸不着头脑地跟了上去,兜了几个弯后两人落在了一个圆台上。彼得执意要把韦德的眼睛捂上,韦德不耐烦地说这是只有小孩才做的事,但却也由着彼得把手掌盖在了他的眼睛上。
“Surprise!”
彼得带着湿意的手掌离开了韦德的眼睛,韦德睁开了眼,眼前的是一眼就能看全的纽约夜景。彼得一条腿跨上栏杆坐了上去,被风吹得翻动的头发和头发里微微露出的发红的耳尖让韦德内心一片温热。他走到彼得身后,轻轻扳起彼得的下巴吻了上去。彼得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韦德也只是贴了一下他的嘴唇就离开改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哥一直都想试试upside down kiss,今天可以说是梦想成真?迪士尼果然不说假话*。”
“你如果喜欢我可以每次见你的时候都这样亲你。”
彼得背对着纽约的夜空,他身后城市的灯光在韦德的眼里闪烁着,但此时在韦德眼中再闪耀的美景都没有他眼前这个红着脸的男孩耀眼。彼得似乎意识到自己说了很奇怪的话,他慌张地戴上头套想掩盖自己的表情,过了一会儿还是觉得害羞就越过栏杆准备离开。
“额,韦德,我得回家了,你也早点回家吧。”
“等下,”韦德拽住彼得的手腕把彼得拉了回来,“额......just let you know,哥接下来要出个任务,可能一个月都不会在纽约了。”
韦德看见彼得的狗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来了,即使彼得明明没有狗耳朵和尾巴。
“嘿别这么难过,哥又不是不回来了。”
“那你一定得完整地回来!”彼得有些激动地抓着韦德的胳膊,一时没控制住蜘蛛力量惹得韦德疼地发出一声闷哼,“啊抱歉韦德,我不是故意的,没伤着你吧?”
“看在这点上哥是不是也得听你的完整地回来?老天,你的力气真是天杀的......额......哥已经很努力不在青少年面前爆粗了。”
韦德紧张的表情让彼得笑了起来,韦德盯着少年笑得时候眼角的两个小褶子,摸了摸头也笑了一声。彼得笑了一会就打起了嗝,他不好意思地憋了一口气,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嗝停下来。
“这很奇怪吧,我笑的时候就会打嗝。“
“你哭的时候也会。”
那段回忆冲进了彼得的脑海里,彼得脸一红心想直接从这里跳下去算了,但却被韦德带进了怀里。韦德摸了摸男孩手感极好的头发,那一句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小心在他的舌头上转了又转也没说出来。他叹了口气拍了拍彼得的头,手刚扶上楼梯就感觉腰被彼得搂得紧紧的。
“你要小心,韦德。”彼得的声音闷闷的,听得出来他并不高兴,“虽然你不会死,但我不想你受伤。”
说完彼得就离开了,韦德站在没人的夜色里点了点头。
“好,”
他又点了点头,
“好。”
Dear Diary
韦德要出任务了......那样一个月都见不到他了......怎么办......我连他手机号都没有都没法和他联系......我该如何存在......

距离彼得帕克成功攻略死侍还有 好多好多 天

*葛斯是灰姑娘里的胖老鼠

*因为迪士尼的主题曲的歌词就是向星星许愿梦想就能成真

评论(5)

热度(114)